当前位置: 主页 > U生活圈 >我们都需要的品格教育! >

我们都需要的品格教育!

2020-07-10 17:04:27 来源:U生活圈 浏览:607次

中国人的人格理想

中国人的集体人格应该是什幺样的呢?这个问题,既带有历史性、现实性,又带有理想性。

显然,这种集体人格必然与其他民族很不一样。

我可以再借一个外国人来说明这个问题。

这个人我说过多次,就是那位十六世纪到中国来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。他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数十年精深和全面的研究,很多方面已经一点儿也不差于中国文化人,但我们读完长长的《利玛窦中国札记》(China in Sixteenth Century:The Journals of Mathew Ricci)就会发现,最后还是在人格上差了关键一步。那就是,他暗中固守的,仍然是西方的「圣徒人格」和「绅士人格」。

与「圣徒」和「绅士」不同,中国文化的集体人格模式,是「君子」。

中国文化的人格模式还有不少,其中衍伸最广、重叠最多、渗透最密的,莫过于「君子」。这也可以说是一个庞大民族在自身早期文化整合中的「最大公约数」。

「君子」,终于成了中国人最独特的文化标识。世界上的其他民族,在集体人格上都有自己的文化标识。除了利玛窦的「圣徒人格」和「绅士人格」外,还有「骑士人格」、「灵修人格」、「浪人人格」、「牛仔人格」等等。这些标识性的集体人格,互相之间有着巨大的区别,很难通过学习和模仿全然融合。这是因为,所有的集体人格皆如荣格所说,各有自己的「故乡」。从神话开始,埋藏着一个遥远而深沉的梦,积澱成了一种潜意识、无意识的「原型」。

「君子」作为一种集体人格的雏形古已有之,却又经过儒家的选择、阐释、提升,结果就成了一种人格理想。儒家先是谦恭地维护了「君子」的人格原型,然后又鲜明地输入了自己的人格设计。这种在原型和设计之间的平衡,贴合了多数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和文化选择,因此儒家也就取得了「独尊」的地位。

不少中国现代作家和学者喜欢用激烈的语气抨击中国人的集体人格,揭示丑恶的「国民性」。看似深刻,但与儒家一比,层次就低得多了。儒家大师如林,哪里会看不见集体人格的毛病?但是,从第一代儒学大师开始,就在淤泥中构建出了自己的理想设计。

这种理想设计一旦产生,中国文化的许许多多亮点都向那里滑动、集中、灌注、融合。因此,「君子」两字包罗万象,非同小可。儒家学说的最简捷概括,即可称之为「君子之道」。甚至,中国文化的钥匙也在那里。

对中国文化而言,有了君子,什幺都有了;没有君子,什幺都徒劳。

这也就是说,人格在文化上收纳一切,沉澱一切,预示一切。

任何文化,都是前人对后代的遗嘱。最好的遗嘱,莫过于理想的预示。

后代应该成为什幺样的人?中国文化由儒家作了理想性的回答:做个君子。

做个君子,也就是做个最合格、最理想的中国人。

我一直认为,中国文化没有沦丧的最终原因,是君子未死,人格未溃。

中国文化的延续,是君子人格的延续;中国文化的刚健,是君子人格的刚健;中国文化的缺憾,是君子人格的缺憾;中国文化的更新,是君子人格的更新。

如果说,文化的最初蹤影,是人的痕迹,那幺,文化的最后结晶,是人的归属。

「小人」的出现

儒家在对「君子」进行阐述的时候,採取了一种极为高明的理论技巧。那就是,不直接定义「君子」,只是反复描绘它的对立面。

「君子」的对立面,就是「小人」。

用一系列的否定,来完成一种肯定。这种理论技巧,也可称之为「边缘裁切法」,或曰「划界确认法」。这种方法,在逻辑学上,是通过确认外延,来包围内涵。

因此,「小人」的出现,对「君子」特别重要。其实不仅在理论概念上是这样,即使在生活实际中也是这样。如果没有小人,君子就缺少了对比,显现不出来了。

「小人」,在古代未必是贬义,而是指向着一些低微的社会地位和生态群落。诚如俞樾在《群经平议》中所说:「古书言君子、小人,大都以位言,汉世说如此。后儒专以人品言君子、小人,非古义也。」

但是,生态积澱人品。终于,这组对比变成了人品对比。我认为,「后儒」的这种转变,亦合「古儒」之意。

君子和小人的划分,使君子这一人格理想更坚硬了。在汉语中,「人格」之「格」,是由一系列拒绝、摆脱、否决来实现的。在君子边上紧紧贴着一个小人,就是提醒君子必须时时行使推拒权、切割权,这使君子有了自立的框範。

君子和小人的划分,并不一定出现在不同人群之间。同一群人,甚至同一个人,也会有君子成分和小人成分的较量。我说过,连我们自己身上,也潜伏着不少君子和小人的暗斗。这也就构成了我们自己的近距离选择。唐代吴兢在《贞观政要·教戒太子诸王》中说:

君子、小人本无常。行善事则为君子,行恶事则为小人。

《贞观政要·教戒太子诸王》

这就说得很清楚了,其间的区分不在于两个稳定的族群,而在于我们内心的一念之差,我们行为的一步进退。我觉得这种思想,与萨特(Jean-Paul Sartre, 1905—1980)存在主义哲学中有关「由选择决定人的本质」的论述颇为相近,却又早了萨特那幺多年。

儒家让君子和小人相邻咫尺,其实也为人们提供了自我修练长途中的一个个岔道,让大家在岔道口一次次选择。然后,才说得上谁是君子。

君子,是选择的结果。小人,是儒家故意设定的错误答案。设定错误答案的目的,不是为了让你选错,而是为了让你选对。

摘自《君子之道》

我们都需要的品格教育!

Photo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