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U生活圈 >最强网路指挥官 掌握全球3成流量 >

最强网路指挥官 掌握全球3成流量

2020-07-16 09:19:31 来源:U生活圈 浏览:998次
最强网路指挥官 掌握全球3成流量 全球内容递送网路始祖及龙头阿卡迈,共同创办人雷顿从学术象牙塔走出,使得网路普及成为可能,写下了网路史中辉煌的一页。
 

在网路的时代,速度贵比真金。但很少人知道,要在Airbnb订到一个房间,或同步观看巴西奥运直播、在KKBOX上聆听音乐,若没有内容递送网路始祖阿卡迈(Akamai)遍布全球一百二十个国家、超过二十一万个伺服器作为后盾,要在寥寥数秒内快速开启网页,宛如不可能的任务。

把网站想像成热门景点,一般网路犹如被车潮瘫痪的地方道路,内容递送网路则是透过大规模的伺服器系统,计算出的高速公路,并且抵御外来攻击,节省电脑运算时间、网路流量及成本。

他走出舒适圈创业

「要让技术发挥,必须自己来」而网路速度、资讯安全,这些当今网路产业的热门题材都是阿卡迈的核心业务。从一九九八年以内容递送网路演算法专利技术创业,阿卡迈执行长雷顿(FrankThomson Leighton)掌管全球网路超过三○%流量,每秒要处理超过三十TB(等同三千GB,约超过六千六百部电影的容量数据),服务覆盖全球网路影音、金融科技、国防及媒体。每一季,阿卡迈发布的《网路现状报告》,就是最具公信力的网路白皮书。

在遍布全球的网路之上运筹帷幄,雷顿的地位,宛如网路指挥官。他接受《今周刊》独家专访,谈到近二十年前公司成立之初,「根本没想过要从商!」阿卡迈的创业起源,要从网路之父提姆.伯纳-李(Tim Berners –Lee)说起。九四年,伯纳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(MIT)发明了全球资讯网(WWW);一年后,当众人还在欢庆网路时代的来临,伯纳-李提出先见之明:以当前网路集中化的架构,若太多人同时拜访同个网站,网路「塞车」将无可避免。伯纳-李的预言,很快传到走廊另一端,给了当时同僚、麻省理工学院应用数学系教授雷顿一个灵感,他的电脑实验室小组正在研究如何将演算法应用于网路。起初,雷顿和学生丹尼尔.李文(Daniel Lewin)带着分散式运算技术参加校内的创业竞赛。虽然最后惨输,看準网路热潮的创投却循线找来。总是沉浸在数学模型和假说的雷顿,首次意识到,他们的技术在商业上确有可为,「但我们都是学者,」雷顿说,「当时只希望网路服务供应商可以技转我们的技术,没想过创业。」不过,技术移转处处碰壁,网路业界没人相信他们的演算法可以解决问题,甚至呛他:「拜託回去你们的象牙塔!」雷顿说,「我们了解到,要让这个技术发挥用处,必须自己来。」

九八年夏天出现了转机。当派拉蒙影业要将美国着名科幻老牌影集《星舰迷航记》放上网路,他们得到在业界实战练兵的机会。那时候几乎所有MIT的师生都是《星舰》的影迷,派拉蒙寄来两大箱道具,「学生全疯了。」研究生日以继夜,在数个星期内架构出网路系统,把《星舰》成功送上网路。这次经验燃起了师生创业的火苗,大步踏出舒适圈。在网路产业大热之际,阿卡迈于焉诞生。

苹果是他们第一个投资人 贾伯斯来电,被以为是恶作剧

九九年,在《星际大战》首部曲宣传启动当天,狂热的影迷在三十秒内挤爆了所有预告片上架的网站,包括苹果拥有独家版权的影音网站QuickTime都当机,但是阿卡迈系统支援的媒体「今夜娱乐」网站却正常运作。

当时,阿卡迈不只守住「今夜娱乐」,也替ESPN网站度过被称作「三月疯」的美国大学篮球联赛(NCAA)季后赛,两个案子创下二.五亿次点击,相当每秒三千次点击,在当时是大事。「所有人都注意到,一个新创公司办到了没人能办到的事情。」雷顿说。

苹果的贾伯斯也注意到了。那一年的四月一日,团队在办公室写着程式,总裁保罗.萨根(Paul Sagan)探出头问:「好啦,是谁假扮成贾伯斯打电话来说想买下我们的公司?」这不是玩笑!贾伯斯本尊打来的电话,竟被萨根当成愚人节恶作剧挂掉。幸好,苹果后来还是成为阿卡迈的第一个策略性投资人,双方更合作发展影音软体QuickTime的系统架构。

九九年十月,阿卡迈挂牌,成为那斯达克的一分子。二○○○年,公司一年打造九千万美元营收,净损却逼近九亿美元,股价竟一度飙上三百四十五美元,是网路股当红炸子鸡。正当公司似乎上了轨道,○一年九月十一日,雷顿的合伙人李文,搭上撞毁双子星大厦的死亡班机。接下来的九月下旬,是这个新创团队最崩溃的时候。除了要面对共同创办人离去的哀戚,同时有世界各地的人急着上网寻求九一一相关资讯,骇客也虎视眈眈,政府和各大新闻网纷纷瘫痪,雷顿沉重地带着员工抢救这一场网路灾难。

最强网路指挥官 掌握全球3成流量

有它交易更安全,一年帮电商守住7.6兆元——阿卡迈关键数字

从云端到谷底又飞起 奥运、奥斯卡都找它 稳坐龙头地位

更沉重的打击还在后头。千禧年,网路泡沫终于爆发,阿卡迈的客户一个个破产,加上过去毫无节制的购併案反噬,○一年,每股亏损高达二十三.五九美元;○二年,股价跌至难堪的○.五六美元,公司几乎裁掉了三分之二的员工,市值从最高点的三百多亿暴跌到剩下七千八百万美元。「那段时间,外界都觉得我们撑不下去了。」此后,经营团队对用钱更为小心,往后的两年,雷顿与团队卧薪尝胆,把心思放在提升技术。○四年他们不只争取到首次奥运网路直播,也包下奥斯卡、美国职棒大联盟及CNN总统大选报导,三千四百万美元的净利入袋,拿下全球一五%网路流量,站稳龙头地位。

阿卡迈打下了基础,如今产业百家争鸣,Netflix、苹果及脸书等媒体巨头也纷纷开发自己的内容递送网路,阿卡迈的老客户亚马逊更架设了内容递送服务平台CloudFront,专吃中小企业市场。新科技如4K串流更被看好成为内容递送网路的衣食父母,但美国市场调研机构Frost &Sullivan分析师Dan Rayburn指出,串流影音的利多不会一夕发酵,对内容递送网路产业的成长影响既缓且稳。

阿卡迈也不断与时俱进,像是去年发表的云端服务「Bot Manager」,以云端智慧程式自动侦测机器人程式,减低网站管理的人力负担。一路走来,雷顿一直担任公司首席科学家,直到一二年萨根退休,从创业之初就婉拒成为执行长的雷顿,终于接下大位。

问他,从一个与数学模型为伍的学者,到每天在商场打滚的执行长,有何差别?「我当然很喜欢教书⋯⋯,」雷顿一笑,「从学者到企业家,是学无止境的过程,但都是用科技解决重要问题。」他仍然保有学者的初心。在阿卡迈,每年都会举办公司内部的创业大赛,员工的提案可能在未来变成王牌产品。阿卡迈的员工还可匿名直接向雷顿提问,称作「AskTom」计画。

《连线》杂誌曾经将阿卡迈比喻为历史上的航海术,让人类得以穿越海洋,抵达彼岸。但雷顿不以此满足,网路的未来比海洋更无边无际。「产业还有太多的可能及挑战。例如在尖峰时段观看高画质的影片,你以为这是大部分人的生活,但其实只有少部分人可以享受这样的服务。加上万物连网更显出资安的重要,现今网路改变生活的剧烈程度前所未见!」从一个数学教授到握有全球三分之一网路流量的执行长,正如在阿卡迈创业时扮演重要角色的《星舰》,里面有句名言:「勇敢踏足前人未至之境。」大胆创业,雷顿终究在网路史上记下了一笔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