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E生活通 >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 >

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

2020-07-10 17:05:09 来源:E生活通 浏览:620次
感情愈亲密,情欲往往降低?

这年头,美国的伴侣治疗普遍相信「性」暗示关係的好坏,换言之,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,就能推断「性不性福」。如果伴侣彼此关爱和扶持,沟通良好、互相尊重、讲求公平、信赖、有同理心而且诚实,就可以相当程度地假设两人的爱欲持续不断、强烈且有规律。派翠西亚・罗芙(Patricia Love)博士在着作《热力夫妻》(Hot Monogamy )中,发表这方面的看法:

对许多人来说,充满爱的坚定关係,确实能大幅提升并激发性欲。他们感觉被接纳,彷彿像婴儿般被层层包裹,那种安全感使他们自在。从感情亲近而来的信赖感,使他们得以宣洩自己在情欲方面的需求。

但约翰跟毕翠丝的情形呢?他们的关係融洽、亲密、充满爱(他们会沟通),看来应该有持久欲望的基础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如果要对他们说任何安慰的话,那就是:很多人都不是这样。

讽刺的是,造就美好亲密关係的事物,不尽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。这有点违反直觉,但是根据我担任治疗师的经验,感情愈亲密,往往伴随着性欲的降低。这种负相关确实令人不解,显然亲密感的产生,无意间导致欲望消失。我想到许多对伴侣一走进我的办公室,开口就说:「我们确实深爱对方,感情也很好。但是,我们没有性生活。」

乔知道瑞秋对他极度有兴趣,却不喜欢在肉体上跟她纠缠不清,因为乔只想在「上面」。苏珊跟珍妮一起领养第一个孩子后,感觉比以往更亲近,但那种亲近感却无法转变成性欲。阿黛儿和艾伦把到旅馆过夜当做亲密的事,却不怎幺有激情。撇开他们在情欲上的挫折不谈,这些伴侣似乎都颇为亲密,而非不够亲密。安德鲁和瑟琳娜从一开始就知道「性」是个问题,儘管他们如胶似漆,却从不足以燃起对方的情欲。

瑟琳娜认识安德鲁前,在好几段长期关係中曾有过精采的性生活,根据她的经验,亲密度上升总是让性爱变得更美好,因此当安德鲁的情况不如她所愿,她感到非常吃惊。当我问她,既然从第一次约会起就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欲望,为何还要跟他在一起。她的回答是:「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处理这个问题,只要有爱,就会渐入佳境。」

「有时候,爱情反而是障碍。结果就适得其反。」我解释。

聆听这些男女的话,让我重新思索一直以来对亲密和性欲关联性的假设。我不将性视为感情的唯一结果,而是把性和爱情视为分别的个体。性欲不光暗示关係的好坏,两者是平行发展的独立故事。

这些伴侣的亲密故事,让我们一窥许多情欲生活,但这却无法说明一切。爱情和欲望纠缠不清,彼此也不是因果的线性关係。伴侣的精神和肉体生活,有好有坏、有苦有乐,但这些反应却不尽然相对应,而呈现交叉的状态,彼此相互影响,但也泾渭分明。这也是为什幺许多人懊恼着:人往往可以修补关係,但又不必在性方面做任何努力。或许只有在某些时候,亲密才是性欲之母吧。

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

一般人动不动就以为性的问题是因为不够亲近。但我要说的是,那或许是因为我们培养亲近的方式,减少了性愉悦所需要的自由与自主性。当原本亲密的两人融为一体,这时妨碍情欲的不是不够亲近,反而是太过亲近。

「屈服」和「自主」是爱情的两大支柱。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,两者缺一不可。距离太远就断了联繫,然而太过如胶似漆,却又会模糊了两个个体的独立性。于是,再也没有什幺要超越,没有桥梁要度过,没有人在彼端可以拜访,没有另一个内心世界要进入,当两人融合为一就再也不联繫,因为没有联繫的对象。所以说,「分」是「合」的先决条件,而这也正是亲密关係和性爱的基本矛盾。

联繫与独立的双重需求(经常互相冲突)是人类发展史的核心主题。童年的我们打从心底依赖照顾自己的人,同时又需要独立自主,于是便拚命地在两者间寻求微妙的平衡。心理学家迈可・文森・米勒(Michael Vincent Miller)提醒我们,挣扎的过程在孩童的梦魇中鲜明呈现,例如:坠落或走失之类,被遗弃的梦;遭到攻击或被怪兽咬噬之类,被吞没的梦。我们带着一只準备被启动的情感记忆盒,与另一个成人建立关係。童年时的人际关係,助长或妨碍联繫与独立这两种需求的程度,将决定成年后人际关係的脆弱度,是我们最渴望也最害怕的事。每个人都同时脚踏这两种需求,其殷切度与优先顺位在一生中不断波动,我们最后选择的,往往是气质与自己的脆弱最相配的伴侣。

有些人在进入亲密关係时,对于自己需要与人联繫、亲近、不落单、不被遗弃的需求,有着敏锐的觉察。有些人在经营关係时,会同时拉高对个人空间的需求,也就是说,由于觉察到应该保有自我的原样,于是开始警惕自己别被对方吞噬。情欲和感情会製造亲近,但这种亲近可能会变得令人难以承受,引发幽闭空间恐惧症,给人一种被入侵的感觉。一开始,「被套牢」让人放心,而今却成了囚笼。虽然我们需要亲近,一如我们需要食物,但伴随亲近而来的焦虑和威胁却可能抑制情欲,换言之,我们想要「有点黏、又不会太黏」。

这些有关亲密的迂迴曲折,远不是约翰与毕翠丝所意识到的。一开始的真实和自发性,并没有让他们预期到爱情在接下来会面临的冲突矛盾。对当时的他们来说,亲密是单纯的─敞开心防、展现自己、与对方分享、开始成为透明人、更敞开心防......

约翰与毕翠丝的例子是初始的典型。事实上,他们体验到的肉体与精神的激烈融合,只有在还不认识的人身上才可能发生。早期阶段的合併和屈服相对安全,因为两人的界线仍旧由外在的事物来界定。约翰与跟毕翠丝在彼此眼中是新的,虽然他们正逐渐往对方的世界移动,却还没有完全定居,还是两个独立的个体。他们之间的自由空间,才使他们有了完全没有空间的想像;在初相遇的兴头上,他们还没有把两人的关係合併为一。

一开始,你之所以能专心谈感情,是因为两人之间有心理的距离,两人的相异也是事实。此时,你们不需要营造分立性(separateness),因为仍是分别的个体,目标反而应该是克服它。刚坠入情网的约翰和毕翠丝享受固有的距离,这距离使他们得以自由体验爱欲的聚合,免于稍后提到的治疗冲突。

责任感杀死欲望

对约翰来说,亲密关係潜伏被套牢的威胁,他的原生家庭有个酗酒成性、动辄拳打脚踢的父亲,记忆中尽是乱发脾气的父亲和伤心的母亲。年幼的他,就得充当母亲抒发情绪的对象,减轻她的寂寞孤单。他是她的希望、她的慰藉,像是补偿般的,她确认透过那个了不起的儿子,她悲惨的人生将获得平反。

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

在如此冲突婚姻下的孩子,经常被要求保护脆弱的父亲或母亲。约翰从不曾怀疑母亲是深爱他的,但母亲的爱总带给他负担,从很早开始,爱就暗示责任和义务。就算他渴望亲密关係(他身边的女人从没断过),但他不知道如何在「感受不到被限制」的情况下体验爱情,他对毕翠丝的爱与日俱增,随之而来的是与过去相同的沉重感。

许多处境会让人觉得被爱情与亲密关係压缩,不幸的童年并非前提。一般有关爱情的言论,以有力的论据证实这是种「害怕亲密」的现象,男性特别有这方面的烦恼。

但根据我观察,这不算不愿进入亲密关係,没有人会怀疑约翰对毕翠丝用情之深。相反地,「感情」才是这些人无法承受之重,他们把爱神要的自由和自主双手奉上,落入亲密关係的陷阱。

约翰对毕翠丝用情愈深,对性的压抑也愈严重。事实上,他愈关心她,就愈不能随心所欲地向她求爱。他跟众多处在类似困境的男人一样,性欲罢工是摆明地来,他得接受完全没反应的顽固「弟弟」摆布。为什幺这样呢?到底是怎样的情欲障碍,使他不再追求和毕翠丝的鱼水之欢?她可是不久前才跟他一起躺在温柔乡里的女人。

讽刺的是,即使是美好性爱带来的亲近,也可能产生回力棒的效应。许多伴侣就像约翰和毕翠丝,觉得两人的关係宛如一只舞曲,精采的性爱拉近彼此距离,但也就是这种亲近让性再度变得困难。最初的欣喜若狂很快地将两人绑在一起,立刻产生联结,儘管许多人乐得在性爱里迷失,但我们从「合为一体」所体验到的「一体」,可能造成彻底毁灭。

性爱的激烈程度引发被吞没的恐惧,当然,极少人会察觉这些暗流,我们的经验反而是在性高潮过后赶紧抽离,不然就是突然兴起做三明治或点根香菸的冲动,我们欢迎任何思绪的入侵,例如想寄封电子邮件给某人、几扇窗户该擦了、不晓得某人最近如何?我们感激能被扔在一旁天马行空,因为这幺做可以再度拉开心理的距离,在你我之间画出界线。我们从「你我之间」(inter)回到「在我之内」(intra),在肌肤相亲、水乳交融过后,又退回自己的躯干里。这种从联繫进展到分立的过程,就属性行为结束后最具代表性。

心理分析师迈可・贝德(Michael Bader)在着作《引动》(Arousal )中,为约翰跟毕翠丝的情欲消逝提出另一种解释。他认为:伴随亲密出现的是对另一半愈来愈殷切的关心,包括害怕伤害对方。但是,性欲却需要「不担心」的能力,追求愉悦也需要有某种程度的自私。有些人不容许自己有这种自私的心态存在,因为他们全神贯注于爱人的福祉。这种情感配置让人联想起约翰对母亲的感觉,也就是他察觉到她的不幸福,所以被担忧和包袱感淹没。他付出的关心让他更难以专注在自己的需求上,难以专心感受自发性,无法让自己在性方面活跃,免于忧虑。

约翰在每段亲密关係中,都曾面对失去性欲的棘手问题,每次出现障碍时,他就诠释成不再爱对方了,其实刚好相反,是因为如此深爱着对方,以至于带着这份责任感,无法开心地追求性爱的极度乐趣。

性激发的往往是非理性的迷恋

关係的动能总是互补的,双方对创造关係的模式都有贡献。在谈论约翰恐惧被套牢和日渐消失的性欲前,也要看看毕翠丝在这段关係中做了什幺。于是,我邀她和约翰一起参加几次治疗。在我们的交谈过程中,问题变得愈来愈明显。

两人打得火热时,毕翠丝会尽量配合他的兴趣,几乎放弃没有他在场的活动,也不再跟朋友见面。不幸的是,她所有想让彼此更亲近的企图,在性爱上适得其反。她热中于讨好约翰,随时準备放弃一切阻碍两人的事物,这幺做反而让情感的包袱更显沉重,也让约翰在性方面更退缩,彷彿为他的「小弟弟」画了一条不能用其他方式製造的楚河汉界。

放弃自主意识的女孩很难被人喜欢,也许约翰能爱毕翠丝,但是他要对她产生欲望,显然非常困难,因为没有张力的存在。

我建议毕翠丝暂时搬离两人的住所,重新确立独立性,这幺做是鼓励她重新跟朋友来往,不再以约翰做为生活重心。我告诉她:「妳非常恐惧失去他,导致妳不仅疏离自己,也失去自由。在这里的妳并不是个独立的个体,这不是他想要爱的人。」

我对约翰说:「你很会照顾人,以至于你已经不再是对方的情人。我们需要重新建立某种程度的差异性,并重新创造你们刚开始的距离,因为当关心大于一切时,很难让你们产生情欲。」

接下来的几个月,毕翠丝搬出两人的爱巢。她在不算长的时间内找到落脚处,寄出博士入学申请表格,跟朋友旅行了一趟,也开始自食其力。于是,约翰渐渐相信她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过活,毕翠丝也明白不必为爱情放弃自我,他们为彼此创造了空间,让欲望更自由地在那里流动。

我在执业的过程中见过许多男女,他们认为,把这类情感空间带进爱情关係里,是特别困难的事。你们以为既有的基础安全感,会使承受类似的风险变得更加容易,但是错了。令人放心的关係确实会鼓励我们追求专业上的理想、正视家庭的祕密,或是去报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滑翔翼课程。所以,我们却迟迟不敢在关係内部製造距离,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是在那里尝到了两人相守的甜美滋味,也就是说,我们能容忍任何地方的空间,唯独那里除外。

性欲不遵守伴侣维持和平满足的定律。理性、理解、疼惜和同志情谊,都是亲密与和谐关係的重要支柱。但性激发的往往是非理性的迷恋,而不是清晰判断;性激发自私的欲望,而非以他人为念。积极进取、物化和权力,都存在于欲望的阴影下,不尽然能增长亲密关係的激情成分。

欲望,总是顺着自己的轨迹运行。

相关书摘 ▶不再因性幻想而感觉羞耻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情欲徒刑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》,时报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埃丝特・沛瑞尔(Esther Perel)
译者:陈正芬

根据日本在2016年针对一千位三十岁至五十九岁的已婚男女所做的调查「是否是无性夫妻?」回答「是」的比例竟然高达59.1%。随着年龄增长,无性婚姻的比率也提高,这种「零性福」的状况不仅在日本,在台湾或其他国家也有日渐增多的趋势。

当爱还在进行,性却已成往事?你多久没跟另一半好好做爱了?你敢把你的情欲想像告诉对方,进而得到实践吗?能不能让做爱不牵涉其他因素,纯然就为了得到肉体的愉悦?你应该知道性幻想中的主从关係、猥亵、虐待、多人性爱,与道德和品格都无关。

你知道状况如此,但你却未必知道原因。

太过亲密,导致欲望低落。 可预测的上床过程,令人呵欠连连。 稳定的伴侣关係对激情有害。 怎幺做爱,与你的心理层面大有关係。 适当的外遇有益身心? 性必须有点骯髒才过瘾。 成为爸爸、妈妈以后,就无法好好享受性爱。

本书从专业角度,以大量案例、对话,剖析情欲消失的原因。教你如何向另一半坦承对性爱的渴求,让性爱成为美妙享受,而非稳定关係中令人痛苦的事。

我们需要在一起,也需要分开:给困在亲密关係却失去性爱的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